近期,更美被多位明星起訴,給醫美行業的2019年畫上了一個不完美的句號。行業事故頻頻,監管出手整治,醫美行業進入洗牌期,一年中就有數千家醫美機構倒閉。

虛假宣傳啃掉口碑

去年年末,扒明星整容案例做宣傳的更美被李易峰、張藝興、王一博、秦嵐等多位明星起訴,成功登上熱搜。

截圖自更美APP官方微博。

相比醫美行業2019年發生的其他事情,更美被集體訴權更像是一道“涼菜”。

“互聯網醫美第一股”新氧,去年7月,商家售賣違禁藥物、醫美種草日記造假等問題相繼被曝光。

新氧雖然迅速下架涉事機構,封禁造假日記和賬戶,但此后有媒體發現,醫美日記造假依然存在。

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去年8月,新氧的一則電梯廣告又引發眾怒。“新氧醫美,整整整整,女人美了才完整,做女人整好。”這一配合著電視劇《歡樂頌》調子的廣告,遭到網友唾罵。雖然后來把“整”字換成了“美”字,口碑還是掉了一大波。

作為連接醫美機構和消費者的第三方平臺,醫美平臺的虛假宣傳只是揭開了醫美行業亂象的冰山一角。

圖為新氧APP美麗日記頁面。

非法醫美頻奪人命

一直以來,被貼上“暴利”標簽的醫美行業野蠻生長,虛假宣傳、非法醫美、醫療事故頻發都是醫美行業的頑疾。其中非法醫美又是導致醫療事故高發的一大因素。

去年7月,一名遼寧大連婦女因整容豐胸,心臟驟停死在整容手術臺上;此后,河南南陽一女護士楊某接受整形手術時意外身亡。諸多事故事件均曾轟動一時。

其中,南陽女護士整形致死一事,經當地衛健委初步調查,涉事麻醉醫師未在涉事醫療機構注冊,屬違規執業。

《2018年醫美行業白皮書》顯示,國內90%以上的醫美事故都出自三非之地,即非正規機構、非正規醫生、非CFDA藥品。

由于行業準入門檻低,非正規機構遠遠大于正規醫美機構。正規診所少,持證上崗的醫生更如熊貓般珍貴。

2018年5月發布的《中國醫美“地下黑針”白皮書》顯示,中國合規的醫美行業執業者大約1.7萬名左右,但非法執業者數量超過15萬名,數量將近合規醫師的九倍。艾瑞咨詢指出,與醫美發展相對成熟的國家對比,我國人均整形外科醫生數量遠遠不足。培養一位優秀醫美醫生需要10年左右的時間。

旺盛的需求和漫長的人才培養之間的矛盾,催生了大量無證人員非法上崗,引發行業亂象。有媒體報道,2019年6月,天津某醫療美容診所辦的“微整形全科班”,宣稱7天便可速成出師。12名學員中,9人無任何醫學知識背景。

所以,當你走進一家醫美機構,為你操刀的醫生,有可能只是在雞皮上練習了如何割雙眼皮。想要獲得一張完美的臉,需要躲過多少“明槍暗箭”,誰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下一個“女護士”。

監管趨嚴,行業洗牌

中消協數據顯示,2019年上半年醫美行業投訴達3535件,三年上升10倍多。面對醫美這個投訴高發地,監管部門開展嚴厲的整治。

2019年3月,國家衛健委等8部門聯合開展醫療亂象專項整治行動。2019年11月,國家衛健委要求各地對非法醫療美容等突出問題開展“回頭看”,將醫療美容納入國家監督抽查以及8部門聯合開展的醫療亂象專項整治工作中。

資料圖:警方查獲的假冒美容藥品。劉相琳 攝

監管趨嚴下,醫美行業加速進入洗牌階段。第三方數據顯示,2016至2019年間,醫美行業注銷企業數呈上升趨勢。2019年,倒閉的醫美機構數量超過2600家。曾經“聞風而動”的資本也開始持觀望態度,2019年以來醫美行業大筆融資屈指可數。

新氧創始人兼CEO金星曾指出,醫美機構正在大面積地虧損,很多人認為在整個中國的醫美行業當中只有30%的機構是盈利的,甚至有更悲觀的人認為盈利的機構只有20%。

“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,也是一個最壞的時代。”狄更斯《雙城記》里的這句話或許是對當下醫美行業最好的注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