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年底,日本政府決定在2019年度補充預算案中,列入約9550億日元的“數字新政”相關預算。這一預算內容主要包括向中小企業的信息化投入3090億日元,向學校的ICT(信息通信)應用投入2318億日元,向加強“后5G”時代信息通信基礎投入約1100億日元,還包括給年輕科研骨干最多10年、平均每年約700萬日元的研究經費支持,以及對量子研究機構和超級計算機領域的投資等。

從預算投向上不難看出,日本的目標是在信息化、智能化和基礎研究等領域跟上世界潮流。日本在上述領域的大力投入,反映出日本的隱憂和焦慮。

以加強中小企業信息化為例,日本總務省“2018年通信利用動向調查”顯示,同時引進物聯網和人工智能或引進其中之一的日本制造業企業僅為16.6%?!度毡窘洕侣劇啡ツ?月的一則報道稱,日本國內工廠在物聯網大潮中動作遲緩,數十萬臺早已停止支持服務的“老舊電腦”仍在運行。

從另外一組數據也能看出日本推出“數字新政”的動機。日本生產性本部2019年的數據顯示,2018年日本的勞動生產率在七國集團(G7)中排在最后一位,僅為美國的六成,在36個OECD成員國中排名第21位。在嚴重老齡化、少子化的情況下,日本中小企業的未來更加繞不開信息化。

學校的信息通信化,也是日本“數字新政”的重要內容。按照規劃,到2024年日本將讓中小學所有學生每人擁有一臺電腦,預計在今后四年里,相關費用總計將達到4300億日元,其中2318億日元列在補充預算案中。顯然,日本希望通過加大對青少年的投入來強化IT人才的培養,但僅僅靠投入硬件設備無法輕易改變日本IT人才缺乏的現狀,因為日本學校在IT教育方面還面臨師資短缺等問題。

在5G領域,日本可以說是“起大早趕晚集”。日本是全球最早進行5G技術研究的國家之一,早在2013年,NTT DoCoMo公司就提出5G網絡概念,2015年,NTT DoCoMo成功進行5G網絡實地測試。然而在5G技術開發競爭中,日本卻落后于中韓等國?,F在,日本將目光投向“后5G”時代,但瞄準“后5G”時代的又何止日本,一些公司早已布局6G研究。

同樣,在量子技術領域,日本基礎研究起步較早,但是在商業化和應用研究方面已經落后于中美。在“數字新政”相關預算中,也包括對量子研究和超級計算機的數百億日元投資,但是和中美兩國的人力財力投入相比并不突出。

在基礎研究方面,雖然日本本世紀以來幾乎每年都有一位諾貝爾獎得主,但是諾貝爾獎平均有近30年的滯后期,獲得諾獎情況并不直接反映一個國家當下的科研環境和科研水平,2019年日本諾獎得主吉野彰的研究成果就是上世紀80年代取得的。目前日本在基礎研究領域有著較強的危機感。2018年度日本《科技白皮書》指出,日本在基礎科研、人才培養、資金確保等方面都面臨諸多難題,建議政府加強對科研領域的資金投入,并為年輕研究人員提供更好的科研環境。

日本在人工智能、量子計算、信息通信、基礎研究等領域都擁有一定的技術實力,在全球科技版圖中占據重要一塊,但也面臨競爭力弱化的風險。日本政府加大資金投入、大力推進“數字新政”意圖很清晰,就是緊緊抓住第四次工業革命的時代機遇,讓數字經濟成為未來拉動日本經濟增長和社會變革的新動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