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新CEO戴維·卡爾霍恩走馬上任后,波音的壓力并沒有小多少。從全年交付量腰斬,到馬航的拒絕,甚至連美國特朗普都出來喊話,“能快點把它(危機)處理好嗎”。壓力山大的波音新掌門,要做的可能不只是斷臂求生,而是深入的刮骨療毒。

過去一周,波音面臨的考驗一個比一個嚴重。首先是周二發布的交付量數據,380架飛機,成為其11年來飛機交付量最低的一年,遠遠落后于老對頭空客的863架。經過會計調整后,波音2019年凈訂單數量為-87架,這種商業飛機訂單取消量超過購買量的情況也是波音30年來首次出現。

第二天,也就是1月15日,馬來西亞航空表示暫停接收原定于2020年交付的波音737MAX客機。在郵件中,馬航表示,鑒于停產及波音737 MAX客機推遲恢復服務,該航空公司已暫停25架飛機訂單的交付,且未透露何時重新交付。據悉,該航空公司原定于2020年7月接收首架737 MAX客機。

就在被馬航拒絕的同一天,特朗普也開始對波音頗有微詞,敦促波音迅速采取行動,解決已停飛的737 MAX的問題。根據特朗普的說法,波音的危機,會對美國經濟造成重大影響。特朗普引用研究表明,737 MAX的停產可能會使美國2020年國內生產總值(GDP)減少0.5%。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此前也發表了類似觀點。

“你能快點把它處理好嗎?”特朗普對波音的新任CEO戴維·卡爾霍恩下了命令。就在前兩天,1月13日,臨危受命的卡爾霍恩正式走馬上任。在聲明中,波音表示,戴維·卡爾霍恩現年62歲,曾在黑石集團、尼爾森控股和通用電氣等多家大型企業中擔任過各種高級領導職務。自2009年以來,他一直是波音董事會的成員,并于2019年10月11日-12月22日擔任董事長。

在這個時候接手波音并不是什么好事,交付量和業績的下滑已經不言而喻。1月29日將是波音公布2019年四季度財報的日子,屆時,波音在整個2019年所遭受的損失也將一目了然。在此之前,波音曾估計,迄今為止,由于737 MAX停飛,波音的損失已經超過90億美元。

今年前三季度,波音實現營收586.48億美元,同比降低了19%,凈利潤僅為3.74億美元,同比大跌了95%。彼時,波音還積壓了價值總計達4700億美元的未完成訂單,其中包括近5500架商用飛機,價值3870億美元。除此之外,FAA又補了一刀,于1月10日表示,因波音未能防止在737 MAX飛機上安裝有缺陷的零部件,該機構正在尋求對波音公司處以540萬美元罰款。

除了波音自己元氣大傷之外,正如特朗普所言,在波音產業鏈上的其他制造商也備受打擊。為737 MAX生產噴氣發動機的通用電氣在公司第三季度財報電話會議上表示,737 MAX停飛對公司2019年的損失約為14億美元。據CNBC報道,為737 MAX打造機身的供應商Spirit Aerosystems 10日稱,由于兩次墜機事故后該機型的停飛時間遠遠超過預期,因此計劃削減約2800個工作崗位。據悉,737 MAX約占Spirit Aerosystems收入的一半。

對此,卡爾霍恩甫一上任,便于當日向所有波音員工發出了內容郵件,劃定了2020年波音的幾大首要任務。首先就是波音最意難平的737 MAX。過去一年中,波音一直在為737 MAX復飛不懈努力,不過事與愿違,一直未能得到監管機構和航空公司的首肯,復飛時間從9月延遲到12月,再到如今直接暫時停產。

在內部郵件中,卡爾霍恩指出,“使737 MAX恢復安全服務必須是我們的主要重點,包括與監管機構合作,以確保他們對飛機和我們的工作完全滿意,以便我們能夠繼續履行對客戶的承諾。我們將完成它,并且將正確完成它。”

不過,作為波音目前面臨的最大的坎,要跨過這個坎并不容易。波音737 MAX復飛無時間表,是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(FAA)一直以來給出的說法。FAA要求波音提供修復737MAX缺陷的方案,波音仍在制定相關方案。對于737 MAX何時能夠復飛,樂觀的預計是2月底或者3月初,也有一些專家認為至少要等到4月底或者5月初。

除此之外,卡爾霍恩還提出了包括重建信任、聚焦價值觀、卓越運營、維持生產狀況、投資未來五大任務。針對波音換帥之后在業務線和理念文化方面的調整,北京商報記者聯系了波音中國區相關負責人,對方并未給出具體回復,僅提供了公司的聲明。

北京商報記者 陶鳳 湯藝甜